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目睹强奸
目睹强奸
我实习的车间主任,外号“徐麻子”,大家背后都叫他麻子主任。麻子主任快五十了,有老婆有孩子,没错,他孩子就是之前差点把我眼睛挖下来的徐海鸥。而麻子主任最大的乐趣就是操厂妹。据说他当了十几年主任,前后累积至少操了几百个厂妹了。单单我来实习的这段时间,就看到不下五个厂妹,被他干了。


  这个麻子主任后来越来越嚣张,经常在巡视工作的时候,走到哪个厂妹的旁边,鸡巴一硬,拽起这个厂妹,就去他的办公室。


  这天,我正和旁边的一个非常年轻的妹子聊天。


  妹子叫李杨,家里农村的,初中上完就辍学出来打工。妹子长得正经不错,瘦瘦的,身材均匀,很可爱,就是人显得有点2,估计是营养跟不上,加上经常干农活导致的。


  李杨说她只是想勤勤恳恳的干活,省吃俭用攒下些钱,然后找一个老实踏实的男人嫁了,生娃过日子。


  其实,我又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呢?或许,也只有在李杨面前,我才不会被鄙视,才不会被人骂成吊丝。甚至,李杨还羡慕我,能上大专。这一刻,我差点就把“你跟我过日子吧”说出口。


  结果,就在这个时候,麻子主任来了。


  “李杨,跟我到办公室一趟,和你说说工作的


  事。”他拍了拍李杨的肩膀。


  李杨“哦”了一声,站了起来。


  我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。我想拽住李杨的手,让她别去。但在附近,其他很多的厂工瞪着我,他们是麻子主任的爪牙,经常合伙一起打人,欺负人。


  我不敢和他们作对,任由李杨走了。


  “多鱼,等回来给你吃我亲手做的地瓜干,可好吃了。”李杨临走前,回头笑着说。


  我差点哭了出来。我也站起来,想跟过去。有人拦住我,让我别多管闲事。


  “我不会的,只是想在外面听听声音,也很爽


  啊,是不是兄弟?”我说。


  那几个爪牙嘿嘿一笑,于是我跟着他们一起来到了麻子主任的办公室。


  在路上,这几个爪牙开了盘口,我听他们说,他们下了三个赌注:


  1、李杨的内裤颜色


  2、李杨来没来姨妈


  3、麻子主任最后会射在李杨的嘴里,还是逼


  里。


  因为麻子主任操厂妹很频繁,所以厂子内的人为此设下盘口,赌博为乐。很快,厂子内的赌博论坛就云集了上百人,他们拉着我也参加了,我看着手机,上面显示:


  有47%的人猜李杨穿的是黑色内裤,19%的人


  猜是红色的,10%的人猜是肉色的,8%的人猜是白色的。剩下16%的人猜其他颜色。


  据说是有人问了李杨的室友,得到的内幕,李杨穿的是黑色。


  但只有我知道,她穿的其实是灰色。


  因为刚刚和她聊天,我偷看到的。


 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其他几个爪牙,他们说如果敢骗他们,就把我剁了。


  我把自己的积蓄,五千元,押到了灰色的上面。


  而至于她来没来姨妈,赌注一边倒,86%的人


  押了没来姨妈。估计也是从她室友那里得到的消息。


  最后一个选项,最有意思。


  据说麻子主任从来不戴套,但也没听说过哪个厂妹怀孕的。九成是他不能生,他现在的闺女徐海鸥估计都是个野种。麻子主任这么疯狂的操厂妹,应该也是知道自己有生理问题,所以报复社会吧。


  而至于他最后是射在嘴里,还是逼里,全看他的心情。当然还有一个选项,是其他。


  62%的人选射在逼里,因为李杨可能不会太服


  从麻子主任的话,最后射在嘴里的难度比较大。


  我默默的把仅剩的二百块钱,押在了“其他”的上面。因为我了解李杨,她应该没那么容易让麻子主任轻易的射在逼里或者嘴里。


  等我们赶到麻子主任办公室外面的时候,里面已经开始了。麻子主任还真是直接,也不和李杨怎么废话,直接就强上。李杨想要逃跑,但门已经被外面的厂工给反锁上了。


  “主任!别过来!我……我喊人了!”


  “李杨,乖,听话。”


  隔着窗帘,我看到,李杨哭喊着不断的推搡麻子主任,但无奈太瘦力薄,被麻子主任堵在墙角后,一个弯腰低身,就把李杨的大腿抱住了,接着整个人扛到了办公桌的上面。外面的爪牙们兴奋不已,因为马上就是要开盘的时候了!


  我的心也相当的激动,毕竟我所有的积蓄,都压在这上面了!


  李杨被麻子主任按到了桌子上,她仍然在不断的挣扎,同时大声的喊着救命。慌乱中,她踢到了麻子主任,麻子主任怒了,扬起手掌,冲着李杨的脸蛋就是狠狠的一个耳光!


  李杨被扇到了地上,麻子主任揪着她的头发,又给了她一记耳光。


  两个耳光可能把李杨给打蒙了,接着反抗的强度弱了不少。麻子主任把李杨的衣服从肩膀处拔了下来,里面的胸罩露出来了。


  白色的。


  我的心里一凉。这妮子胸罩穿白的,内裤不会


  也……不会的不会的,我明明记得是灰色,可千万不要和我开玩笑啊!


  麻子主任在李杨的奶子上狠狠的抓了两下,但可能因为奶子太小,没劲,就不抓了。然后开始扒她的裤子。


  李杨仍旧反抗着,坐在地上,不停的后退,一边哭,一边啜泣。


  我听到,她喊得,是我的名字。


  “多鱼……多鱼救我……多鱼你在哪……呜呜


  呜……”


  旁边几个爪牙起哄,一个说:“多鱼你行啊!啥时候操上的她?让咱主任都捡你的剩饭!”


  我连忙说:“没有没有,我没有操过她!你们不要说笑了。”


  还有一个说:“多鱼你既然搞过她,那咱们这次赌注肯定赢大发了!哈哈哈!”


  麻子主任也有点累了,看出来李杨很难搞,估计是没办法撬开她的嘴口交了,因此先行解开了自己的裤子,露出鸡巴。然后,从后面揪着李杨的头发,按到了桌子上,另外的一只手,去扒她的裤子。


  一点,一点。


  我的心,也从激动,到彻底凉凉。


  草泥马的。


  这傻逼娘们,


  穿你麻痹的安全裤干嘛!


  我看到的灰色,特么的是安全裤的颜色!


  而里面的内裤,就是选择的人最多的黑色!


  “草泥马的刘多鱼!”


  几个爪牙刚刚还和我勾肩搭背,欢声笑语。下一秒钟,就马上凶神恶煞,把我打翻在地。


  “对不起,对不起各位大哥……我哪知道这骚娘们还穿安全裤啊!我眼瞎了,是我眼瞎了!”


  纵使我不断的解释,仍然逃不了一顿的拳打脚


  踢。这些爪牙把他们这次赌输的损失,全都算在了我的头上。


  一共,一万四。


  而我呢?也损失了五千。


  一下子,从有五千存款的小青年,变成了负债一万四。


  赌博,果然不靠谱。


  李杨的内裤被拔了下来,里面没有血,没有姨妈巾,也就是没有来姨妈。麻子主任一只手揪着李杨的长发,一只手按着她的胳膊。挺起了大鸡把,插进了李杨的粉嫩而紧致的逼里面。


  一声又一声的惨叫与哭喊。


  李杨很惨?错,最惨的是我。娘们没操上,还挨了一顿胖揍。存款没了,又欠了一屁股债。而这一切,都是因为李杨这个傻逼娘们。


  麻子主任一下一下的用着鸡巴顶着李杨的翘臀,站在地上,抬起头,非常的享受,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。李杨趴在桌子上,渐渐的也没有了喊叫的气息,用着无助的眼神,盯着窗户外面。而我,就在那个方向。


  “多鱼……多鱼……”


  “这傻逼娘们还有脸叫我的名字!草泥马的!”


  我隔着几个爪牙的缝隙,狠狠的盯着李杨。一个叫做刘尧的爪牙说:“怎么的,要不一会儿让你操她一顿,好好出出气?”


  我心中一喜,说:“可以吗?”


  旁边一个黑胖子,绰号叫做“大苍蝇”的


  说:“一般,要是这娘们服从主任,主任一高兴把她纳入后宫,那咱们是绝对不能碰的,而且还要对她毕恭毕敬,叫声大嫂。但像李杨这种的,惹了主任生气,主任到时候一挥手,那可就便宜咱们咯!”


  刘尧说:“嘿嘿!就喜欢这种不听话的,要不咱哪有机会捡剩饭啊!”


  大苍蝇说:“这剩饭也是香喷喷的哟!嘻嘻


  嘻……”


  我看到,刘尧那一头蓬松的黄毛下,脸上带着都是极度猥琐的笑。而大苍蝇就更夸张了,黑胖的身子,脸上一脸的痘痘,口水都流出来了,不知道已经憋了多久。


  “快,主任要射了!”


  高潮降临,最后一个赌注,我本来已经不抱希


  望。李杨不怎么反抗了,那势必要射进逼里了。但……赌博就是这么的不靠谱。


  “主任没开玩笑吧?”刘尧蒙了。


  “主任这花活,太特么帅了!”大苍蝇嘿嘿说


  道。


  我看到,麻子主任在最后的时候,居然把鸡巴拔了出来,直奔李杨的头。当所有人都以为他要撬开李杨的嘴巴的时候,他却直奔了李杨的……耳朵眼!


  “啊……好爽……”


  乳白色的精液,如呲水枪般,从麻子主任的鸡巴里射出,灌进了李杨的耳朵眼。


  这一刻,我喜极而泣。


  “滴滴滴……”


  我手机响了。最后这一个盘口,我靠着200块


  钱,成功的逆袭赚到了4500!


  当然,那几个爪牙是不知道的。


  麻子主任把鸡巴拔了出来。


  带血的,红色。


  李杨的处女之身,交给了麻子主任。


  几个爪牙看到麻子主任要出来了,全都在门口立正站好。麻子主任一出来,他们齐刷刷的喊道:“主任好!主任辛苦了!”


  【完】